欢迎访问武乡传媒网官方网站!欢迎投稿402198961@qq.com!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名企聚焦 艺术先锋
行业观察 聚焦武乡
热点事件 体育新闻
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
企业观察 文化娱乐
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
杂七杂八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
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
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公益精粹 文化产业
海外之声 书画收藏
报料投稿 名人访谈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艺术先锋 >

时间: 2017-12-11 12:51 来源:武乡传媒网
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齐延龄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▲晚年的齐白石

        1、白石画虾 
        夕阳西下。
        纯芝(白石名)和师傅周之美结伴从马家堰街上马团总家,做雕花细工回来。纯芝进屋,看到妻子陈春君腆着大肚,坐在纺车旁边纺棉纱。他心存感激。春君从贫寒的陈家嫁过来,又在我齐家吃了不少的苦。自己在外做匠工,家事全留给她。打草喂猪,放鸭养鸡,捻麻绩线,做鞋补衣,收场煮饭,从没空闲过,真是对不住她,心中上泛起一丝愧欠。回来了?她抬头抿笑,与他的目光相对。回来了。他不忍心她这般劳累,说哎,你少忙一些,休息一会。我来喂猪,搞饭。她矜持一笑,没关系,我身子吃得消,又没娇惯,去,你去吧。他很欣慰,在内室取了笔墨纸砚和一条小竹凳,往外走,诡谲一笑,我会早点回来。 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她回味那些话,温暖又知足,看纯芝远去,幸福地目送。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▲齐白石虾图 

        六月的日子长,夕阳余辉,映照天空灿烂。
        纯芝过了星斗塘,走过几个小坡,一眼缈缈茫茫,碧清碧清的水。这是杏花、塘湾、新塘、烟墩等几个地方共有的小水库,灌溉千亩良田的泉塘。水面广,水深,清澈,蟹多虾大。虾的种类不少,明虾、河虾、对虾、草虾。拜师了周之美之后,雕花的细工,顺手多了,不像齐仙佑,对徒子喜欢打骂,每次做事,诚慌诚恐,别说画花样,依样画葫芦都难。受了周之美的指导,悟性好,一点就通,不但雕花的刀法进步了,而且学会了画花样。好的雕花木工,就有一手好画艺,绘出来的龙、凤、鹿、鹤、鱼、狮子、鸳鸯、玉兔、喜鹊、蝴蝶各种瑞兽栩栩如生;描出梅、兰、竹、菊、荷、芙蓉、松柏、葫芦、寿桃、佛手、葡萄、石榴、金瓜、莲藕各类植物花果鲜色生香。依这样的花样雕刻,花床、柜门和神龛,才俏才出彩。为绘好花样,借了一本残缺不齐的《芥子园画谱》,套色印成的花卉,生动笔墨,挑动了他好奇和求知的欲望,临摹苦练。几经寒暑,画画小有名气。王十万、中路铺、茶恩寺、小花石、朱亭等,每到一处求画者还不少。但碰到朱亭街上的纸扎匠肖传鑫,自愧不如。其画,人物、花鸟、时有新意,画样逼真。得知肖师傅擅长写真,乡下叫“描容”,对景描摹,照人作画。写生对自己是空白,拜之为师。每天,做工回来,练习描容。昨天傍晚,去后坡描景,后坡有一块草地,嫩芽春生,时有牧童放牛。今天,气温热。泉塘的鱼吓,从深水游到浅处。泉塘水清,如明镜似的。浅水的石头上、落叶边,看到尽是大虾。三五一堆,成群结队,或寻食或嬉戏的或悠闲,形态各异,掬态可爱。纯芝兴味盎然。虽然,画谱上有虾蟹图,周师傅也画过虾,但还是肖师傅写生好。身临其境,才知虾的身体结构。原来虾大胸甲前端一对尖长呈锯齿状的额剑,是它的武器和觅食工食;一对能转动带柄的复眼;五对涉足,用来游动,及还有两片控制方向的尾扇。纯芝大惊,水中观察,才知虾进食、嬉戏,擅游好跃,每个细节和动作,其状奇异。经过自己细心感悟,写生得心用手。所画虾图活生生的,就像水中游。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▲齐白石虾图 

        天色静静暗下来,纯芝还没有归来。春君弄好了晚饭,出门张望,不见人影。她嗔怪一句,真是痴人,拿起画笔,就不知日月了。她跚跚来到了泉塘的尾角,看到了纯芝卧在塘堤上,一身泥灰,头快伸入了水面,全神贯注,观测水里的鱼虾。唉呀呀,这像什么样啊,近儿立之年了,还像玩泥的少年。她又掠了一眼,笔墨砚在地上,二三只虾跳到了小竹椅上,怪了,虾还跃上堤岸?她揉了揉眼眶,不,虾儿游在宣纸上,她惊喜:画得真活。怪不得这般认真和执著,她欣慰,敬畏他对虾的痴迷。她艰难地弯下了腰,嗔怨地拍了拍他的背,吃饭了哩?纯芝弹醒起来,发现春君腆着大肚来了,嘿嘿地笑了笑,哦,真忘了,要早点回家帮弄饭哩。只怪这虾太可爱了。他看妻子脸上荡漾着春风,立马收了画具,甩在背上,一手拿上竹凳,一手搂住妻子的腰,温馨地朝家走去。

        2、鸳鸯戏水
        春雨很稠,沥沥淅淅地下了三天三夜。
        湘潭县十都塘湾(白石镇双新村)齐世利家,聚了几位花枝的女人。雨挡了她们的小脚步。往常,或走进菜园,择菜;或走出屋里,在山坡踏青赏花;或走亲会友,憋了一个冬的悄悄话,找个气味相投的女人说去。
        新婚的三嫂站在自家门,瞅见雨雾灰蒙,忧思袭来。春寒料峭,自家男人田间劳作,淋湿衣身,风寒侵了骨子怎办?这忧,弄得她眉目不展。好得,邻居齐世利家来了纯芝(齐白石)木匠,给她家二少打花床。早听说了,纯芝的画艺不错,细腻逼真。画出的,花草水灵,仕女轻盈,鱼虾跃动。上下屋场的女人闻信赶去了,怀揣小心愿:讨一张芝木匠的画样,藏于衣襟。要不到“牛郎织女、鸳鸯戏水”的好花样,要过“丹凤朝阳、八仙庆寿”也行。到时,拿出来做花样。绣花鞋、小儿的蔸肚、男人的手巾、花枕等。三嫂闭着眼,美美地想:照芝木匠画出来的花样,刺出来的花草和禽兽,水灵生动。到时,拿出来的绣花,人家夸赞:你看,你家新媳妇,多俏手啊。家娘一听,乐哈哈。小男人更是喜上眉梢。想到这,她轻轻含着嘴唇,呵出一颊红晕。她得赶去,不然,让嫂子姑娘们近水楼台先得月。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▲齐白石早年木雕作品——雕花床局部

        几个女人围绕了纯芝木匠瞧热闹。当然,除了画花样,她们什么也不懂。尤其雕花,雕花木工走的是刀法,刀子在画好的花样上走来走去,内雕、平雕、透雕,工序一套套的。纯芝木匠的刀法运用娴熟。她们心奇,想看门道,但眼花缭乱。三嫂急迫挤上去,伸长了眼,往纯芝木匠身边靠。木屑灰纷纷扬扬,没有顾及她们的干净和漂亮,发上,脸上,身上,到处落上。她们不在乎,边闹闹,边抹一下衣和头,抖抖,灰屑飘落。三嫂啊,你急什么呀 。想瞧瞧哩,我很喜欢。二嫂拔开众人,有点急切,三嫂,要瞧的是我,我儿子十四了,要打花床了。你过门才三天,不急的。三嫂,你跟人家争什么?我问你哩,你的儿子,昨晚在肚子打了底没?早打了,去年腊月就打了底。嘻嘻,哈哈,一阵女人的笑语,像春雨打在桃花上,惊红了新媳女的小脸。她又羞又尴尬地低了头,不敢往前挤了。那个说三嫂的女人,逞纯芝一心一意用刀之际,把他的草图花样一手摸进了衣袋。纯芝眼亮碰到了,故意不说破。拿过花样,为做女红,情有所原。他放下刀具,停了一下。那个拿花样的女人后悔了,拿走,纯芝怎么雕刻?不是耽搁人家的工时,女人紧紧张张心上心下的。纯芝继续雕刻,他心中有花样,干脆闭着眼走刀,半刻,就雕出一蔸牡丹来,点上朱砂或涂上红漆,红丹丹地绽放了。那个女人,悬着心放了下来,惊喜得大叫,纯芝师傅,真神,真神了。
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▲齐白石早年木雕作品——雕花工具箱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临近中午,她们不想走。花床,只剩下挂落、倚檐没雕完了。齐世利的老婆,催她们:你们男人回来了,没有饭呷,会上我家找麻烦啊。利嫂,没事的,你没看见下这大的雨啊,放心,他们回不了。当然,她们想等。大家都晓得,倚檐上,是花床的正面,一般雕刻“鸳鸯戏水”, 女人看了都心颤的那花景,谁想错过啊?还有,她们没拿到芝木匠的花样。一个拿到了,还不知足,想要一张“鸳鸯戏水”的图案。她们安安静静等那惊艳时刻。纯芝拿毛笔想在倚檐上先画花样,按样用刀。一般出师的木匠画花样,用的铅笔,便于修改,而芝木匠用的是毛笔,看出了他的熟练,只见毫毛在墨水里点了下。灵慧的三嫂叫起来,纯芝师傅啊,你蘸多了墨水啊。她不知在哪里拿来一张白纸,放在木凳上。纯芝笑了一下,想了想,小媳妇心眼儿多,暗示我别在木床上画,会流得四处污渍。她打的主意,一看就知道了,就想得到花样。他蹲下来,在白纸上面,一下两下,就画了出来。水波荡漾,两只水鸭,拼排游动,相互喙羽吻毛的……。三嫂先叫了起来,鸳鸯啊,一对儿,亲亲密密地在春池戏水,真好看!眼眨手快,拿在手里。不行,这是我的。我要。几个女人纠在一团,吵了起来。先前那拿画的女人盯了三嫂一眼,不喜欢小媳妇的一惊一咋,又当着她的面独占。三嫂,你拿可以,但要我们大家同意。是不是?对。三嫂啊,你猜一下,纯芝师傅画的,哪只是公的,哪只是母的?猜对,你拿去。三嫂,你猜,你猜啊。几个女人一场戏,笑着催她。三嫂楞了,半天磨磨叽叽, 说了气话,哪你猜?女人们不让三嫂,说,你拿了画,当然是你猜啊?气得三嫂脸一红一白的,把画样揉了一团,对那个女人一扎,我给你。咯咯咯,女人们“轰”地一笑。三嫂无地自容,往外疾走。其实,女人们个个不知道。纯芝看了一眼,怜悯这小媳妇,帮她回答,这不难,看鸳鸯的公与母,就看它们的眼睛,野禽与人一样,女人比男人柔情。女人们一下静了,不闹了,个个瞪着眼,惊哑起来。心想芝木匠观察细致,怪不得画得如此活灵。这一提醒,二嫂叫起来:芝木匠,母的是那只,小眼水汪汪,脉脉含情。纯芝一笑,点了点头。突然,有个女人喊起来,不对,芝木匠在戏弄我们,鸳鸯以羽毛来区分雌雄的。女人们生气了,不饶芝木匠。见蒙不过,好,好,我真说,雌鸟体羽以灰褐色为主,眼周和眼后有白色纹,无冠羽、翼帆,腹羽纯白。雄羽毛鲜亮,相比之下雌鸳鸯就逊色多了。芝木匠, 这才差不多。
        这只是公的,羽毛鲜亮。那只是母的,腹羽白色。对,对。
        他停了笔,一望,三嫂朝门外走。向三嫂招手,你别走啊,我给你画。女人们睁亮了眼睛,妒嫉要死,这好处尽给了三嫂。
三嫂折转身,笑得很妩媚。
        齐白石三笔二画,一会就绘了一幅在池塘里的“鸳鸯戏水”。
        三嫂接着画,贴在胸前,幸福又陶醉。(作者系湘潭县作家协会主席,出版文集三本)

(责任编辑:网站编辑)


    免责声明:武乡传媒网发布信息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稿件仅代 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武乡传媒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 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   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 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,请及时与武乡传媒网联系402198961@qq.com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商务洽谈 | 工作人员 | 版权声明 | 删帖公示 | 服务协议 | 查询系统 |

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站客服,我们将尽快处理,谢谢合作!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武乡传媒网 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 武乡传媒网 .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网站所登新闻、资讯等内容,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,未经书面授权。
请勿建立镜像,转载请注明来源,违者依法必究。

Copyright©2016 武乡传媒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备案号:鲁ICP备15006490号-1 公安备案号37050202370536 法律顾问:吕洪利 执业证号:13701201010222975
 技术支持:合肥迷城网络

合肥新闻